大家好,今天来为您分享留侯论书法(留侯论书法作品)的一些知识,本文内容可能较长,请你耐心阅读,如果能碰巧解决您的问题,别忘了关注本站,您的支持是对我们的最大鼓励!

《留侯论书法》是一幅充满艺术感的书法作品,它展示了中国古代名将留侯的智慧和胸怀。这幅书法作品以简洁利落的笔画勾勒出了留侯的形象,同时融入了中国传统的书法艺术,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风格。

留侯论书法

从整体上看,《留侯论书法》采用了横幅式的布局,以纵行的笔画衬托出留侯的高大形象。从左至右,龙飞凤舞的笔画展示了留侯的聪明才智和灵活变通的智慧。整体构图简约而大气,使人一眼就能感受到留侯的伟大。

笔画的运用也是这幅书法作品的亮点之一。墨色淋漓的书法字迹中,每一笔都显得独特而有力。用笔挺拔之中蕴含了柔情,字体间的间隔、大小相得益彰,使得每个字形独立而又相互呼应。这种笔画的处理方式,既展示了留侯的果断坚毅,又表现出他的温文尔雅。

《留侯论书法》的字体也值得一提。字体的选择恰到好处,既符合了传统的书法审美,又展示了留侯思想的独特性。字体的刚柔相济恰如留侯的性格,既有严肃庄重之感,又蕴含了随和和善良的气息。

《留侯论书法》是一幅展现中国历史名将留侯风采的书法作品。它以独特的笔法和字体展示了留侯的智慧和胸怀。这幅作品不仅在艺术上十分出色,更是对留侯思想的精彩诠释。通过观赏这幅书法作品,人们可以更深入地了解中国古代智者的伟大和智慧,同时也能感受到中国传统书法艺术的魅力。

留侯论书法(留侯论书法作品)

答韦中立论师道书

文言知识梳理

1、重要词语:

欲相师:相

仆道不笃:笃

虽尝好言论,为文章:为

不意吾子自京师来蛮夷间:意

仆自卜固无取:固

为众人师且不敢: 众人、且。

如是者数矣:数

皆苍黄吠噬狂走者累日:累日

至无雪乃已:乃、已

顾吠者犬耳: 顾

天下不以非郑尹而快孙子:以

其为不敢也决矣:其

吾子前所欲见吾文,既悉以陈之:既、以

非以耀明于子:以(介词,用来)

则仆固愿悉陈中所得者:固、悉

直见爱甚故然耳:直、见

2、词类活用:

甚不自是也:

3、特殊句式:

幸见取:

非独见病,亦以病吾子:

非以耀明于子:

而谁敢炫怪于群目:

4、复习检测

(1)解释下列各句中加红词语:

欲相师:

仆道不笃:

仆自卜固无取:

为众人师且不敢:

至无雪乃已:

顾吠者犬耳:

非以耀明于子:

直见爱甚故然耳:

幸见取:

(2)整理重要语言现象

重要词语:

文者以明道:以

务采色、夸声音,而以为能也:务、以

皆自谓近道:谓

廉之欲其节:廉、节

此吾所以羽翼夫道也:所以……、夫

本之《书》以求其质:本

参之《谷梁氏》以厉其气:厉

参之《庄》、《老》以肆其端:肆、端

参之《离骚》以致其幽:致

有取乎?抑无取乎:抑

苟亟来以广是道:亟

语法现象:

词类活用:

吾子好道而可吾文

参之《孟》、《荀》以畅其支

参之《庄》、《老》以肆其端留侯论

一、注音

1.卒(cù)然临之   2.圯(yí)上老人    3.刀锯鼎镬(huò)

4.贲(bēn)育   5.倨(jù)傲鲜(xiǎn)腆(tiǎn)   6.肉袒(tǎn)

7.彼其(jì)    8.不称(chèn)其志气

二、知识梳理

1.重点词语

⑴必有过人之节               (节操、操守) 

⑵匹夫见辱,拔剑而起            (泛指布衣百姓,普通人)

⑶卒然临之而不惊/卒然相遇于草野之间    (通“猝”,突然)

⑷然亦安知其非秦之世有隐君子者出而试之    (怎么,哪里)

⑸观其所以微见其意者             (隐约)

⑹其锋不可犯,而其势未可乘          (利用)

⑺其间不能容发,盖亦已危矣。         (副词,实在)

⑻而特出于荆轲、聂政之计           (只是) 

⑼郑伯肉袒牵羊以逆              (与“迎”是同义,欢迎)

⑽勾践之困于会稽而归             (之:连接主谓之间,取消句子独立性)

⑾使之忍小忿而就大谋             (成就、完成)

⑿非有平生之素                (名词,早有的交情)

⒀非子房其谁全之               (保全)

2.一词多义

⑴过

①超过,超越。例:必有过人之节

②错。例:而世不察,以为鬼物,亦已过矣

⑵见

①同“现”,动词,显露、表现。例:观其所以微见其意者/高祖发怒,见于辞色

②介词,被。例:匹夫见辱,拔剑而起

⑶其

①代词,他,他的。例:其君能下人,必能信用其民矣

②助词,常用在“彼”之后。例:彼其能有所忍

③副词,表示推测、估计,大概、恐怕。例:此其所以为子房欤

④副词,表示反问,相当于“难道”。例:非子房其谁全之?

3.古今异义

⑴人情有所不能忍者        (人之常情) 

⑵此其所挟持者甚大        (怀有的抱负)

⑶其身之可爱           (值得爱惜)

⑷其君能下人           (降低自己身份,谦逊待人)

⑸必能信用其民矣         (使……信服,为……所用) 

4.词类活用

⑴是故倨傲鲜腆而深折之      (折:使动用法,使……受摧折、屈辱)

⑵其君能下人,必能信用其民矣   (下:名词活用作动词,降低自己身份,谦逊待人)

⑶臣妾于吴者           (臣妾:奴仆,男为臣,女为妾。名词活用作动词,称臣称妾,做奴仆)

⑷油然而不怪者          (怪:意动用法,认为……怪异,感到奇怪)

⑸此固秦皇之所不能惊,而项籍之所不能怒也   (均为使动用法。惊:使……受惊。怒:使……发怒。)

⑹当淮阴破齐而欲自王        (王:名词活用作动词,立王,称王)

5.固定短语

⑴所以

“所”是特殊指示代词,作介词“以”的前置宾语,表示动作行为的手段、方式、工具或产生的原因。由于介词“以”具有表原因、凭借等功能,“所以”这个凝固结构大致有两种情形。

①相当于“……的原因”、“……的缘故”,用来表示原因。例:观夫高祖之所以胜,而项籍之所以败者

②相当于“……的办法”或“用来……的”,用来表示手段、方法、根据、工具等。例:观其所以微见其意者

⑵以为

①认为。例:以为子房才有余/太史公疑子房以为魁梧奇伟

②作为,用作。例:以为鬼物,亦已过矣

6.重点语句

⑴夫持法太急者,其锋不可犯,而其势未可乘。

译:以严刑峻法统治国家的,他的锋芒不可正面对抗,而且情势上也没有可利用的机会。

⑵勾践之困于会稽而归,臣妾于吴者,三年而不倦。

译:勾践被围困在会稽山上,向吴国投降,做吴国的奴仆,三年之久都没有一点倦怠。

⑶非有平生之素,卒然相遇于草野之间。

译:与他没有平时早有的交情,突然在荒郊野外的乡间相遇。

⑷太史公疑子房以为魁梧奇伟,而其状貌乃如妇人女子,不称其志气。

译:司马迁揣测张良,认为他是魁梧高大的男子,但看到他的画像,才知道他的形貌却像妇人女子,与他的志气并不相称。墨池记

实词:任 极 意 徜徉 肆恣 致 信 善 能 固 章 揭 推 尚 被

虚词:之 以 于 岂 邪 况

一词多义:

有池洼然而方以长(方形)

方羲之之不可强以仕(正当)

有地隐然而高(的样子)

岂信然邪?(这样)

然后世未有能及者(然而)

然后世未有能及者(赶得上)

而因以及乎其迹邪(推及)

羲之之书晚乃善(书法)

书“晋王右军墨池”之六字(写)

然后世未有能及者(能够)

夫人之有一能(专长)

临川之城东(助词,的)

书“晋王右军墨池”之六字(指示代词,这)

于楹间以揭之(代词,它,指“晋王右军墨池”六字)

方羲之之不可强以仕(主谓间助词,取消句子独立性)

而使后人尚之如此(动词,到)

以临于溪(介词,在)

以娱其意于山水之间(介词,在)

又告于巩曰(介词,对)

盖亦以精力自致者(介词,靠)

以临于溪(连词,来)

以娱其意于山水之间(连词,用来)

虽一能不以废(介词,使)

有池洼然而方以长(连词,表示并列)

此为其故迹(代词,他的)

岂其学不如彼邪(代词,他们的)

教授王君盛恐其不章也(代词,它,代指墨池的来历)

其亦推其事(语气副词,岂;莫非)

其亦推其事(代词,他的)

以勉其学者邪(指示代词,那些)

句子翻译

1、新城之上有池洼然而方以长,曰王羲之之墨池者,荀伯子临川记云也。2、王羲之之书晚乃善,则其所能,盖亦以精力自致者,非天成也。3、夫人之有一能,而使后人尚之如此,况仁人庄士之遗风余思,被于来世如何哉。

留侯论书法作品

留侯论的创作者是苏轼。

一、《留侯论》

《留侯论》是北宋文学家苏轼创作的一篇散文。这篇文章根据《史记·留侯世家》所记张良受书及辅佐刘邦统一天下的事例,论证了”忍小忿而就大谋“”养其全锋而待其敝“的策略的重要性。文笔纵横捭阖,极尽曲折变化之妙,行文雄辩而富有气势。

二、 苏轼

苏轼(1037年1月8日—1101年8月24日),字子瞻,一字和仲,号铁冠道人、东坡居士,世称苏东坡、苏仙 、坡仙 ,汉族,眉州眉山(今四川省眉山市)人,祖籍河北栾城,北宋文学家、书法家、美食家、画家,历史治水名人。苏轼对社会的看法和对人生的思考都毫无掩饰地表现在其文学作品中,其中又以诗歌最为淋漓酣畅。在二千七百多首苏诗中,干预社会现实和思考人生的题材十分突出。苏轼对社会现实中种种不合理的现象抱着”一肚皮不入时宜“的态度,始终把批判现实作为诗歌的重要主题。更可贵的是,苏轼对社会的批判并未局限于新政,也未局限于眼前,他对封建社会中由来已久的弊政、陋习进行抨击,体现出更深沉的批判意识。

留侯论原文及翻译

原文:

古之所谓豪杰之士者,必有过人之节,人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夫子房受书于圯上之老人也,其事甚怪;然亦安知其非秦之世,有隐君子者出而试之。观其所以微见其意者,皆圣贤相与警戒之义;而世不察,以为鬼物,亦已过矣。且其意不在书。

当韩之亡,秦之方盛也,以刀锯鼎镬待天下之士。其平居无罪夷灭者,不可胜数。虽有贲、育,无所复施。夫持法太急者,其锋不可犯,而其势未可乘。子房不忍忿忿之心,以匹夫之力而逞于一击之间;当此之时,子房之不死者,其间不能容发,盖亦已危矣。

千金之子,不死于盗贼,何者?其身之可爱,而盗贼之不足以死也。子房以盖世之才,不为伊尹、太公之谋,而特出于荆轲、聂政之计,以侥幸于不死,此圯上老人所为深惜者也。是故倨傲鲜腆而深折之。彼其能有所忍也,然后可以就大事,故曰:“孺子可教也。楚庄王伐郑,郑伯肉袒牵羊以逆;庄王曰:“其君能下人,必能信用其民矣。”遂舍之。勾践之困于会稽,而归臣妾于吴者,三年而不倦。且夫有报人之志,而不能下人者,是匹夫之刚也。夫老人者,以为子房才有余,而忧其度量之不足,故深折其少年刚锐之气,使之忍小忿而就大谋。何则?非有生平之素,卒然相遇于草野之间,而命以仆妾之役,油然而不怪者,此固秦皇之所不能惊,而项籍之所不能怒也。

观夫高祖之所以胜,而项籍之所以败者,在能忍与不能忍之间而已矣。项籍唯不能忍,是以百战百胜而轻用其锋;高祖忍之,养其全锋而待其弊,此子房教之也。当淮阴破齐而欲自王,高祖发怒,见于词色。由此观之,犹有刚强不忍之气,非子房其谁全之?

太史公疑子房以为魁梧奇伟,而其状貌乃如妇人女子,不称其志气。呜呼!此其所以为子房欤!翻译:

古时候被人称作豪杰的志士,一定具有胜人的节操,(有)一般人的常者所无法忍受的度量。有勇无谋的人被侮辱,一定会拔起剑,挺身上前搏斗,这不足够被称为勇士。天下真正具有豪杰气概的人,遇到突发的者形毫不惊慌,当无原因受到别人侮辱时,也不愤怒。这是因为他们胸怀极大的抱负,志向非常高远。

张良被桥上老人授给兵书这件事,确实很古怪。又怎么知道那不是秦代的一位隐居君子出来考验张良呢?看那老人用以微微显露出自己用意的方式,都具有圣贤相互提醒告诫的意义。一般人不明白,把那老人当作神仙,也太荒谬了。再说,桥上老人的真正用意并不在于授给张良兵书(而在于使张良能有所忍,以就大事)。在韩国已灭亡时,秦国正很强盛,秦王嬴政用刀锯、油锅对付天下的志士,那种住在家里平白无故被抓去杀头灭族的人,数也数不清。就是有孟贲、夏育那样的勇士,没有再施展本领的机会了。凡是执法过分严厉的君王,他的刀锋是不好硬碰的,而他的气势是不可以凭借的。张良压不住他对秦王愤怒的者感,以他个人的力量,在一次狙击中求得一时的痛快,在那时他没有被捕被杀,那间隙连一根头发也容纳不下,也太危险了!富贵人家的子弟,是不肯死在盗贼手里的。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的生命宝贵,死在盗贼手里太不值得。张良有超过世上一切人的才能,不去作伊尹、姜尚那样深谋远虑之事,反而只学荆轲、聂政行刺的下策,侥幸所以没有死掉,这必定是桥上老人为他深深感到惋惜的地方。所以那老人故意态度傲慢无理、言语粗恶的深深羞辱他,他如果能忍受得住,方才可以凭借这点而成就大功业,所以到老人说:“这个年幼的人可以教育了。”

楚庄王攻打郑国,郑襄公脱去上衣裸露身体、牵了羊来迎接。庄王说:“国君能够对人谦让,委屈自己,一定能得到自己老百姓的信任和效力。”就此放弃对郑国的进攻。越王勾践在会稽陷於困境,他到吴国去做奴仆,好几年都不懈怠。再说,有向人报仇的心愿,却不能做人下人的,这是普通人的刚强而已。那老人,认为张良才智有余,而担心他的度量不够,因此深深挫折他年轻人刚强锐利的脾气,使他能忍得住小怨愤去成就远大的谋略。为什么这样说呢?老人和张良并没有平生的老交者,突然在郊野之间相遇,却拿奴仆的低贱之事来让张良做,张良很自然而不觉得怪异,这本是秦始皇所不能惊惧他和项羽所不能激怒他的原因。

看那汉高祖之所以成功,项羽之所以失败,原因就在于一个能忍耐、一个不能忍耐罢了。项羽不能忍耐,因此战争中是百战百胜,但是随随便便使用他的刀锋(不懂得珍惜和保存自己的实力)。汉高祖能忍耐,保持自己完整的锋锐的战斗力,等到对方疲敝。这是张良教他的。当淮阴侯韩信攻破齐国要自立为王,高祖为此发怒了,语气脸色都显露出来,从此可看出,他还有刚强不能忍耐的气度,不是张良,谁能成全他?司马迁本来猜想张良的形貌一定是魁梧奇伟的,谁料到他的长相竟然像妇人女子,与他的志气和度量不相称。啊!外柔内刚,这就是张良成为张良的原因吧!

留侯论拼音版

留liú侯hóu论lùn--苏sū轼shì

古gǔ之zhī所suǒ谓wèi豪háo杰jié之zhī士shì者zhě,必bì有yǒu过guò人rén之zhī节jié。人rén情qíng有yǒu所suǒ不bù能néng忍rěn者zhě,匹pǐ夫fū见jiàn辱rǔ,拔bá剑jiàn而ér起qǐ,挺tǐng身shēn而ér斗dòu,此cǐ不bù足zú为wèi勇yǒng也yě。天tiān下xià有yǒu大dà勇yǒng者zhě,卒zú然rán临lín之zhī而ér不bù惊jīng,无wú故gù加jiā之zhī而ér不bù怒nù。此cǐ其q所suǒ挟xié持chí者zhě甚shén大dà,而ér其qí志zhì甚shén远yuǎn也yě。

夫fū子zi房fáng受shòu书shū于yú圯yí上shàng之zhī老lǎo人rén也yě,其qí事shì甚shén怪guài;然rán亦yì安ān知zhī其qí非fēi秦qín之zhī世shì,有yǒu隐yǐn君jūn子zi者zhě出chū而ér试shì之zhī。观guān其qí所suǒ以yǐ微wēi见jiàn其qí意yì者zhě,皆jiē圣shèng贤xián相xiāng与yǔ警jǐng戒jiè之zhī义yì;而ér世shì不bù察chá,以yǐ为wèi鬼guǐ物wù,亦yì已yǐ过guò矣yǐ。且qiě其qí意yì不bù在zài书shū。

当dāng韩hán之zhī亡wáng,秦qín之zhī方fāng盛shèng也yě,以yǐ刀dāo锯jù鼎dǐng镬huò待dài天tiān下xià之zhī士shì。其qí平píng居jū无wú罪zuì夷yí灭miè者zhě,不bù可kě胜shèng数shù。虽suī有yǒu贲bēn、育yù,无wú所suǒ复fù施shī。夫fū持chí法fǎ太tài急jí者zhě,其qí锋fēng不bù可kě犯fàn,而ér其qí势shì未wèi可kě乘chéng。子zi房fáng不bù忍rěn忿fèn忿fèn之zhī心xīn,以yǐ匹pǐ夫fū之zhī力lì而ér逞chěng于yú一yī击jī之zhī间jiān;当dāng此cǐ之zhī时shí,子zi房fáng之zhī不bù死sǐ者zhě,其qí间jiān不bù能néng容róng发fā,盖gài亦yì已yǐ危wēi矣yǐ。

千qiān金jīn之zhī子zi,不bù死sǐ于yú盗dào贼zéi,何hé者zhě?其qí身shēn之zhī可kě爱ài,而ér盗dào贼zéi之zhī不bù足zú以yǐ死sǐ也yě。子zi房fáng以yǐ盖gài世shì之zhī才cái,不bù为wèi伊yī尹yǐn、太tài公gōng之zhī谋móu,而ér特tè出chū于yú荆jīng轲kē、聂niè政zhèng之zhī计jì,以yǐ侥jiǎo幸xìng于yú不bù死sǐ,此cǐ圯yí上shàng老lǎo人rén所suǒ为wèi深shēn惜xī者zhě也yě。是shì故gù倨jù傲ào鲜xiān腆tiǎn而ér深shēn折zhé之zhī。彼bǐ其qí能néng有yǒu所suǒ忍rěn也yě,然rán后hòu可kě以yǐ就jiù大dà事shì,故gù曰yuē:孺rú子zi可kě教jiào也yě。

楚chǔ庄zhuāng王wáng伐fá郑zhèng,郑zhèng伯bó肉ròu袒tǎn牵qiān羊yáng以yǐ逆nì;庄zhuāng王wáng曰yuē:其qí君jūn能néng下xià人rén,必bì能néng信xìn用yòng其qí民mín矣yǐ。遂suì舍shě之zhī。勾gōu践jiàn之zhī困kùn于yú会huì稽jī,而ér归guī臣chén妾qiè于yú吴wú者zhě,三sān年nián而ér不bù倦juàn。且qiě夫fū有yǒu报bào人rén之zhī志zhì,而ér不bù能néng下xià人rén者zhě,是shì匹pǐ夫fū之zhī刚gāng也yě。夫fū老lǎo人rén者zhě,以yǐ为wèi子zi房fáng才cái有yǒu余yú,而ér忧yōu其qí度dù量liàng之zhī不bù足zú,故gù深shēn折zhé其qí少shǎo年nián刚gāng锐ruì之zhī气qì,使shǐ之zhī忍rěn小xiǎo忿fèn而ér就jiù大dà谋móu。何hé则zé?非fēi有yǒu生shēng平píng之zhī素sù,卒zú然rán相xiāng遇yù于yú草cǎo野yě之zhī间jiān,而ér命mìng以yǐ仆pū妾qiè之zhī役yì,油yóu然rán而ér不bù怪guài者zhě,此cǐ固gù秦qín皇huáng之zhī所suǒ不bù能néng惊jīng,而ér项xiàng籍jí之zhī所suǒ不bù能néng怒nù也yě。

观guān夫fū高gāo祖zǔ之zhī所suǒ以yǐ胜shèng,而ér项xiàng籍jí之zhī所suǒ以yǐ败bài者zhě,在zài能néng忍rěn与yǔ不bù能néng忍rěn之zhī间jiān而ér已yǐ矣yǐ。项xiàng籍jí唯wéi不bù能néng忍rěn,是shì以yǐ百bǎi战zhàn百bǎi胜shèng而ér轻qīng用yòng其qí锋fēng;高gāo祖zǔ忍rěn之zhī,养yǎng其qí全quán锋fēng而ér待dài其qí弊bì,此cǐ子zi房fáng教jiào之zhī也yě。当dāng淮huái阴yīn破pò齐qí而ér欲yù自zì王wáng,高gāo祖zǔ发fā怒nù,见jiàn于yú词cí色sè。由yóu此cǐ观guān之zhī,犹yóu有yǒu刚gāng强qiáng不bù忍rěn之zhī气qì,非fēi子zi房fáng其qí谁shuí全quán之zhī?

太tài史shǐ公gōng疑yí子zi房fáng以yǐ为wèi魁kuí梧wú奇qí伟wěi,而ér其qí状zhuàng貌mào乃nǎi如rú妇fù人rén女nǚ子zi,不bù称chēng其qí志zhì气qì。呜wū呼hū!此cǐ其qí所suǒ以yǐ为wèi子zi房fáng欤yú!

译文

古时候被人称作豪杰的志士,一定具有胜人的节操,(有)一般人的常情所无法忍受的度量。有勇无谋的人被侮辱,一定会拔起剑,挺身上前搏斗,这不足够被称为勇士。天下真正具有豪杰气概的人,遇到突发的情形毫不惊慌,当无原因受到别人侮辱时,也不愤怒。这是因为他们胸怀极大的抱负,志向非常高远。

张良被桥上老人授给兵书这件事,确实很古怪。又怎么知道那不是秦代的一位隐居君子出来考验张良呢?看那老人用以微微显露出自己用意的方式,都具有圣贤相互提醒告诫的意义。一般人不明白,把那老人当作神仙,也太荒谬了。再说,桥上老人的真正用意并不在于授给张良兵书(而在于使张良能有所忍,以就大事)。

在韩国已灭亡时,秦国正很强盛,秦王嬴政用刀锯、油锅对付天下的志士,那种住在家里平白无故被抓去杀头灭族的人,数也数不清。就是有孟贲、夏育那样的勇士,没有再施展本领的机会了。凡是执法过分严厉的君王,他的刀锋是不好硬碰的,而他的末余之势可以驾驭(连上句意思是:在锋芒之势上,是没有可乘之机的)。张良压不住他对秦王愤怒的情感,以他个人的力量,在一次狙击中求得一时的痛快,在那时他没有被捕被杀,那间隙连一根头发也容纳不下,也太危险了!

富贵人家的子弟,是不肯死在盗贼手里的。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的生命宝贵,死在盗贼手里太不值得。张良有超过世上一切人的才能,不去作伊尹、姜尚那样深谋远虑之事,反而只学荆轲、聂政行刺的下策,侥幸所以没有死掉,这必定是桥上老人为他深深感到惋惜的地方。所以那老人故意态度傲慢无理、言语粗恶的深深羞辱他,他如果能忍受得住,方才可以凭借这点而成就大功业,所以到老人说:“这个年幼的人可以教育了。”

楚庄王攻打郑国,郑襄公脱去上衣裸露身体、牵了羊来迎接。庄王说:“国君能够对人谦让,委屈自己,一定能得到自己老百姓的信任和效力。”就此放弃对郑国的进攻。越王勾践在会稽陷於困境,他到吴国去做奴仆,好几年都不懈怠。再说,有向人报仇的心愿,却不能做人下人的,是普通人的刚强而已。那老人,认为张良才智有余,而担心他的度量不够,因此深深挫折他年轻人刚强锐利的脾气,使他能忍得住小怨愤去成就远大的谋略。为什么这样说呢?老人和张良并没有平生的老交情,突然在郊野之间相遇,却拿奴仆的低贱之事来让张良做,张良很自然而不觉得怪异,这本是秦始皇所不能惊惧他和项羽所不能激怒他的原因。

看那汉高祖之所以成功,项羽之所以失败,原因就在于一个能忍耐、一个不能忍耐罢了。项羽不能忍耐,因此战争中是百战百胜,因此随随便便使用他的刀锋(不懂得珍惜和保存自己的实力)。汉高祖能忍耐,保持自己完整的锋锐的战斗力,等到对方疲敝。这是张良教他的。当淮阴侯韩信攻破齐国要自立为王,高祖为此发怒了,语气脸色都显露出来,从此可看出,他还有刚强不能忍耐的气度,不是张良,谁能成全他?

司马迁本来猜想张良的形貌一定是魁梧奇伟的,谁料到他的长相竟然像妇人女子,与他的志气和度量不相称。啊!外柔内刚,这就是张良之所以成为张良吧(言外之意:正因为张良有能忍之大度,尽管他状貌如妇人,却能成就大业,远比外表魁梧的人奇伟万倍)!

留侯论译文

【译文】

古时候被人称作豪杰的志士,一定具有胜人的节操,(有)一般人的常情所无法忍受的度量。普通人受到侮辱,拔剑而起,挺身上前搏斗,这不值得算作勇敢。天下有一种真正勇敢的人,遇到突发的情形毫不惊慌,无缘无故的对他施加侮辱也不动怒。为什麼能够这样呢?因为他胸怀大志,目标高远(的缘故)啊。 张良被桥上老人授给兵书这件事,确实很古怪。又怎麼知道那不是秦代的一位隐居君子出来考验张良呢?看那老人用以微微显露出自己用意的方式,都具有圣贤相互提醒告诫的意义。一般人不明白,把那老人当作神仙,也太荒谬了。再说,桥上老人的真正用意并不在於授给张良兵书(而在於使张良能有所忍,以就大事)。 在韩国已灭亡时,秦朝正很强盛,秦王政用刀锯、油锅对付天下的志士,那种住在家裏平白无故被抓去杀头灭族的人,数也数不清。就是有孟贲、夏育那样的勇士,没有再施展本领的机会了。凡是执法过分严厉的君王,他的刀锋是不好硬碰的,而他的末余之势可以驾驭(连上句意思是:在锋芒之势上,是没有可乘之机的)。 张良压不住他对秦王愤怒的情感, 以他个人的【(因为下面译文里有所谓敏感字发不出来,所以分段写在“评论”里面)】

关于留侯论书法(留侯论书法作品)的问题分享到这里就结束啦,希望可以解决您的问题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