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大家好,今天来给您讲解有关曹锟书法(曹锟书法拍卖)的相关知识,希望可以帮助到您,解决大家的一些困惑,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曹锟书法(曹锟书法拍卖)

曹锟书法(曹锟书法拍卖)

曹锟,浙江杭州人,为当代著名书法家。自幼酷爱书法,师从名家,勤奋钻研,独树一帜,创造了独特的书法风格。其作品兼收并蓄,融汇古今,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深受国内外收藏家和艺术爱好者的喜爱。

曹锟书法的一幅名作将在拍卖会上亮相,引起了广泛的关注。这幅作品名为《清风千里》,是曹锟近年来的代表作之一。作品采用了律动的线条和流畅的笔势,展现了浑然天成的艺术境界。字体端庄典雅,气势磅礴,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

《清风千里》所倡导的是书法艺术的自由与创新。曹锟以自身对于传统文化的深入理解为基础,将传统与现代相结合,打破了传统书法的束缚,展现了独特的风采。这幅作品不仅是曹锟所代表的个人风格的体现,更是对于书法艺术发展的一次突破和创新。

《清风千里》在艺术市场上备受追捧,拥有诸多的卖家和收藏家竞相争夺。这股热潮使得拍卖行对于这幅作品的成交价十分期待。市场专家表示,由于曹锟的知名度和作品的稀缺性,这幅作品的成交价有望创下新高,成为当今书法市场的一大亮点。

曹锟书法的拍卖不仅仅是一场交易,更是对于书法艺术的肯定和推动。它代表着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发展,是中华文明的瑰宝之一。相信通过这次拍卖,曹锟书法的价值和影响力将得到更广泛的认可和推广,为书法艺术注入新的活力。

曹锟书法以其独特的艺术风格和创新精神赢得了广泛的赞誉。期待《清风千里》的拍卖能够成为书法艺术发展的新里程碑,引领中国书法艺术走向更加辉煌的未来。我们也期待曹锟书法的更多杰作能够问世,为世界的艺术舞台增添独特的魅力。

曹锟书法(曹锟书法拍卖)

曹锟因屡遭挫折,心情郁闷,身体状况愈来愈差,曹家的财权牢牢控制在其养子曹少珊手中,连曹锟也奈何不得他。常常引起众夫人及子女们的不满和忌恨。郑夫人生性好静,对任何事情都不闻不问;再加上有的孩子常在外惹事生非,生活在这样一个环境中的曹锟,其心情是不会好的。他的糖尿病越来越严重。据刘夫人的女儿曹士英回忆,1928年的一天,曹锟给刘夫人去信说:“庆(曹少珊的乳名)的心肝坏了,他们也不管我,我可能不久于人世了,对士英和士嵩我管得少,很觉对不住你,你要照顾好他们。”刘夫人见信写得悲凉,又心疼又生气。因为刘与陈夫人有矛盾,本想不管此事,但经不住母亲和姐姐的劝说,她只好找到大哥曹镇商议。曹镇建议刘夫人把曹锟接到泉山里。

刘夫人怕泉山里人多嘈杂,不利于曹锟养病,便在外面租了一所房子,接曹锟去住,又请来西医大夫梁宝鉴、德国医生巴勒弟给予精心治疗,自己也终日守候在床边细心照顾。几个月后,刘夫人见曹锟的病日益好转,便把他接回泉山里。 曹锟的病情好转后,心情也渐渐好起来。他每天早上起得很早,到院中练练自己编的一套虎拳,然

后回到屋里打坐练气功。早饭后不是练书法,就是画画。曹锟喜爱国画,尤其擅长画梅花、山石、螃蟹、一笔虎等。他有一枚曲形章,上刻“一点梅花天地心”,每画完梅花后,便盖上这枚图章。他还有一块黑石图章,上刻“万代一如”。他画的画或书写的条幅有的右上角常常盖有一枚章,上写“弱冠从戎服劳国家四十年归田年七十以后怡情翰墨之作”,右下方署别号“乐寿老人”或“渤叟”。

曹锟还常常请来一些文人墨客指导自己的书画。齐白石和曹锟的交情甚厚,曹的图章多是齐白石所刻,图章侧边总留有“布衣齐璜”(璜是齐白石的字)四个字。

曹锟不仅擅长书画,而且颇有文才。据高夫人的后人讲,高夫人的女婿李伯夫是曹锟几个女婿中最得宠的一个。一日,李伯夫请曹锟为自己新布置的一间书房起个号,曹锟略加思索后便挥笔疾书三个大字“伯雅轩”,并配了“青松直上千年余,红鹏高翔万里心”的对联一幅。 在曹锟的晚年,其家庭中有两件事对他精神上的打击很大。

一是陈夫人所生的儿子曹士岳同他的原配夫人袁怙贞(袁世凯的女儿)打架,曹士岳情急之中开枪打伤了袁怙贞。袁住院后,袁家不甘罢休。此时虽然袁世凯早已去世,但袁家仍很有势力,曹士岳受控告被拘留,曹、袁两家打起了官司,天津各报纸也争相报道这一“趣闻”。后来曹士岳被刘夫人保出与袁怙贞离了婚。这件事曹锟觉得丢了面子,每当家人提起此事,他脸上都现出一种忿忿之情。

二是曹锟的养子、曹锐之子曹少珊虽在曹锟的儿子曹士岳出生后不久便认祖归宗了,但实际上他仍把持着曹锟家的财产大权。曹锟子女们十分不满,常为此闹矛盾。曹锟看在曹锐的面子上,不忍心对曹少珊过于苛刻,所以他也不能左右家里这个乱糟糟的局面,这成了他的一块心病,常常唉声叹气,很是烦恼。

曹锟书法作品价格

五一小长假带孩子去博物馆可能是很多家长的首选。去天津博物馆必看的是那几件呢?天津博物馆有三件镇馆之宝,分别为宋代的《雪景寒林图》、清乾隆珐琅彩玉壶春瓶和西周太保鼎,简称“一画、一瓶、一鼎”。 三件真迹平时并不展出,展出的为仿品,真品最近展出是在2018年天津博物馆成立100周年特展时展出10天。 假期去天津博物馆,会有挂胸牌的志愿者为参观者讲解,他们可都是经过层层选拔的佼佼者,会详细的为大家讲解。在听他们讲解之前我们还是简单了解一下三件镇馆之宝。一画——宋范宽雪景寒林图轴 这幅图横宽160.3厘米,纵高193.5厘米,绢本设色。该画为三拼绢的大幅画作。整幅画气势恢宏,生动而真实地描绘了秦陇山川初雪的景色。画中群峰林立,山势高耸,深谷寒林间,萧寺掩映,流水从远方迂回而下,水边密林重重,后有村居屋舍,整幅画的布局严整有序。 从笔法上来看,这幅《雪景寒林图》笔墨浓重润泽,层次分明,皴擦和渲染两种技法并用。作者先以粗壮的线条勾勒山石和林木,而后用细密的雨点皴擦法来表现山石和枯木锐枝的质感,使画面整体浑厚润泽,沉着典雅。在皴擦烘染时,作者还特别留出了坡石和山顶的空白,以强调雪意,非常巧妙。 此幅画作如此珍贵的原因之一也取决于它的材质。一般在字画中有这样一句话叫“纸寿千年,绢寿八百“。是说以纸为绘画或者书法材质的,一般寿命在千年左右;以绢为绘画或者书法材质的,一般寿命在八百年左右。而北宋距今有1千多年的历史,因此只幅画作的保护工作非常的难。这幅画可以完好的保留至今,不单与我们现在文博保护工作者的努力是分不开的,同时也与这幅画历代的收藏者的保护是分不开的。 《雪景寒林图》历经清代著名收藏家梁清标、安岐鉴藏,乾隆时收入内府,存于圆明园。1860年英法联军掠圆明园时曾流落民间,后被工部右侍郎张翼购得。从此张翼、张叔诚父子两代对其倍加珍爱。《雪景寒林图》至今保存完好,除画绢自然变色外,几乎没有破损残缺,无疑更提升了艺术和史料价值。 经过近千年的流转,《雪景寒林图》是现存于大陆的唯一的范宽作品,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有范宽《溪山行旅图轴》。历代藏家对其收藏,能目睹其精彩的人寥寥可数。连自己的家人都秘不展示的张叔诚先生,于1981年毅然将其捐献给天津市艺术博物馆。 张叔诚(1898~1995),名文孚,别名忍斋,直隶通县(今属北京市)人。其父张翼为清工部右侍郎、总办路矿大臣。张叔诚为著名实业家、文物收藏家、鉴赏家,博物馆事业的热诚支持者。曾任天津文史研究馆馆员、天津市政协委员。 上图侧面电子屏幕上有讲解和范宽落款的放大照片。 下图是范宽落款的位置,但对此中国书画界尚有争议。一瓶——清乾隆珐琅彩玉壶春瓶 天津博物馆所藏清乾隆款珐琅彩芍药雉鸡图玉壶春瓶,是国宝级文物。是诗、书、画合璧的彩瓷艺术珍品。 这只玉壶春瓶高16.3厘米,口径4厘米,底径5厘米。腹部所绘主题纹饰为珐琅彩绘芍药雉鸡图:两只雌雄雉鸡栖身于山石上,彼此相偎,作态亲昵,周围衬以芍药花及秋季花草。侧面题诗“青扶承露蕊,红妥出阑枝”, 引首有朱文“春和”红印,句尾有白文“翠铺”、朱文“霞映”二方印。底部写有楷书“乾隆年制”。颈部用蓝料彩绘上下两组蕉叶纹。 这只壶称为玉壶春瓶,何谓“玉壶春瓶”? 玉壶春瓶的造型最早出现于唐代,是仿照当时寺庙中使用的净手瓶的造型创造出来的,但不是净手之用而是盛酒的酒器,我们俗称的酒瓶子。因此我们现在看到很多酒瓶子的样子与此类型非常相似。玉壶春瓶造型:撇口、细颈、梨腹、圈足;由于器型非常漂亮,因此后期玉壶春瓶的造型多作为陈设器或小型的把玩器。 何谓“珐琅彩瓷”? 珐琅彩瓷诞生于清康熙年间,但其制作工艺还要回溯到明代。明代兴起了一种特殊工艺品,它是在铜胎上,以蓝为地色,掐以铜丝,填上红、黄、蓝、绿、白等几种色釉而烧成的精致工艺品。由于其蓝色在明景泰年间最好,因此有“景泰蓝”之称。清代前期,从国外进口有与景泰蓝相似的金珐琅、铜珐琅等品物。当时国内也盛行在铜、玻璃料和瓷器等不同质地的胎上,用进口的各种珐琅彩料描绘而成的珐琅彩器,其中在瓷胎上绘画的称“瓷胎画珐琅”。珐琅彩瓷是引进西方工艺、专为清代宫廷御用而特制的一种精美的彩绘瓷器。是清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的宫廷御用瓷。创始于康熙末年,雍正朝制作日趋精美,乾隆时期更加工巧精细,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地。 清代宫廷建筑多为木质,宫廷内不允许动火,但珐琅彩瓷却是唯一被特准在宫廷内烧制的瓷器,可见其珍贵和特殊。因为是专供皇帝使用的御用品,所以它的制作过程是相当严格的。要在景德镇御窑厂烧出几百件素白薄胎的瓶体,从中精选造型完美、釉色洁白的送入宫中,剩余的全部砸毁。瓶体之上所绘纹饰,由皇帝亲自选定,并由宫廷御用画师加彩,随后入宫中的低温炉二次烧成。 它的特点是胎质细腻轻薄,在制作过程中非常容易受到损坏,同时由于其胎质轻薄,在上面绘画、题诗就更加困难,因此成品率极低。 所得几件成品呈于皇帝亲自挑选,皇帝从中选出一件或两件精品,剩余的要全部砸毁。这件玉壶春瓶在当时就是由乾隆皇帝亲自挑选出来的唯一一件精品,可谓天下无双。 此瓶来历? 此瓶原藏清宫,后辗转为北洋总统曹锟的军医处处长潘芝翘收藏。此公寓居天津。当时天津文物界并不知这样一件稀世国宝就在自己身边。 1960年仲夏,北京韵古斋文物店来津从天津军医世家潘芝翘手中以12000元人民币购得清乾隆款珐琅彩芍药雉鸡图玉壶春瓶。随后该店工作人员孙会元与耿朝珍携带此瓶来到天津文管会。 当时天津市文物管理委员会(文管会)有一项文物管理制度,允许外地有资质文物商店到津入户收购,收购完毕还必须将所购文物交该地文物部门验看,然后方可携带所购文物出市。该省市如有需要,可加一成优先购买。 天津文物鉴定专家云希正、韩慎先、顾得威几位先生鉴定此瓶后,爱不释手,积极推荐给市文化局领导,建议留购。在天津市政府财政的支持下花费13200元的价格将此件玉壶春瓶留在了天津。成为当时收购文物中单价最高的一件。13200元这个价格对于当时来讲可是“天价”了。一鼎——西周太保鼎 这件方鼎高50.7厘米,口径23.36厘米,重26公斤。造型雄伟,工艺精湛,鼎口双耳上浮雕双兽,腹部四面用圆雕、浮雕技法,分别饰有垂叶纹和饕餮纹,四角扉棱突起,别具风格,最有趣的是鼎的柱足也装饰有扉棱,并在中间装饰有圆盘,这在商周青铜器中是独一无二的。 这件国宝级文物“西周太保鼎”,腹内壁铸有“大保铸”三字铭文。古金文中“大”和“太”字形相同,“大保”就是“太保”,因此这件鼎就被称作“太保鼎”。太保是周朝的一种官职,地位很高。《尚书》中记载“周公为师、召公为保,相成王为左右。” 鼎铭文中的太保指的就是召公奭。召公奭曾辅佐周武王,周成王时任太保。召公辅政时崇尚勤俭,深受人们的敬仰。这件太保鼎正是召公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是一件珍贵的青铜重器。 这件太保鼎于清朝道光年间,出土于山东省寿张县梁山,与其一同出土的还有六件青铜器,合称为“梁山七器”。很可惜,著名的梁山七器如今仅有这一只鼎收藏于国内,而其他六件全部散落收藏于世界各地的博物馆。 1917年,时任袁世凯政府国务卿的徐世昌,也就是后来的大总统,在清史馆总编纂柯凤孙的介绍下购得此鼎。1958年徐世昌孙媳张秉慧将它们捐献国家。至今仍存于天津博物馆之中。 太保鼎与司母戊大方鼎、大盂鼎、大克鼎等,被国家文物局确定为首批不允许出境展览的64件古代艺术品,是十分珍贵的国宝文物。

曹锟书法有收藏价值吗

有收藏价值。纪念章铜质镀银掐丝珐琅,正面隶书“直鲁豫巡阅使曹锟敬赠”,反面“辛酉十月二十一日”。截止2023年5月19日,该章存世量稀少,实属民国时期一件不可多得的收藏品。

曹锟书法特点

故宫博物院的两次题写,郭沫若的书法真的更胜一筹?老匾水平怎样

如今展现在人民大众眼前的北京故宫博物馆牌匾,是由郭沫若先生特意书写的,单从字体形态上来看,我也对比过“故宫博物院”先后字体,或许因为我的知识储备量比较少,见识也缺乏很多,在我看来,我实在是看不出这两者之间的优胜劣汰。给故宫博物院这种官方场地题字,并不是一般人能够动笔的,它是由我国近现代著名考古学家、书法家兼著名文学家郭沫若先生题写的。

追根溯源故宫博物院的历史,故宫博物院先后共有过两块牌匾,它的第一块牌匾是由民国时期著名学者李煜瀛所写,对于如今的绝大多数人来说,当我再次提起“李煜瀛”这位世纪老人的名字之时,或许没有几个人有所耳闻,因为几十年前的那些故人,确实于我们现在而言,有些太过陌生了。明清故宫到故宫博物院的变迁史

公元1912年,统治了将近300年的满清王朝,终于在辛亥革命的爆发之下,走下了历史舞台。与此中国2000多年的封建历史也将宣布告别,旧民主主义革命时代将其取而代之。1924年,但随着第二次直奉战争的爆发,冯玉祥趁机取缔了曹锟政权,夺取了北京政权。当冯玉祥挥兵入京的那一刻,他所下的第一道命令就是“驱除紫禁城内闲杂人等”,这里所指的闲杂人等就是溥仪等人。

当时虽然名义上是中华民国政府在管理着中国,但当时中国军阀混战早已乱作一团。即便冯玉祥的这种行为得不到当时其他军阀的支持,但为了保存自己的三分实力,谁也没有去管这份闲事。在冯玉祥的驱逐令之下,溥仪等人被驱逐出了紫禁城,自此,已经有600多年历史的明清故宫,彻底脱离了“个别人”。1925年,为了响应政府的号召,明清故宫被改造成了博物院,改造成博物院的当天,有蔡元培、于右任、熊希龄等中国名人21位参加。世人皆识郭沫若,鲜有人知李煜瀛

身为民国时期的著名学者,李煜瀛当时的名气并不算太大,只是在文化界颇具名声,在蔡元培先生的极力举荐之下,李煜瀛先生拿起了毛笔,一笔一划地题写下了“故宫博物院”这六个大字。面对李煜瀛先生的“故宫博物院”,很多当时社会上公认的饱学之士都惊叹不已,因为这几个字的模样,确实鲜有人难出其右。有人认为李煜瀛先生是书法大家,其实不然,李煜瀛先生是民国时期十分著名的国学大师,当然书法也是很有造诣。

大概长约万丈的黄纸上,李煜瀛先生稳如泰山,面对众多文化翘楚,老先生从容自然,偌大的毛笔在手,奋力书写着。不愧为一代国学大师,不愧有着绝强书法功底。一上去就直接题写字体如此巨大的颜体书法,而且最后一笔挥墨完了,俨然让在场众人无不叹为观止。我想,我们从小小学课本上《画龙点睛》的故事也不过如此吧!但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要在建国之后重新书写“故宫博物院”这块牌匾呢?难道说继续沿用李煜瀛先生的作品就不可以吗?在很多人的主张之下,众人推选著名学者郭沫若先生担起了这份“换匾”大任,那就是重新题写“故宫博物院”。

关于郭沫若先生的书法,在这里我不多做评价,我只知道郭沫若写的书法一直以来都备受后人的争议。在郭沫若先生的书法世界,除了故宫博物院是由先生题写的,还有较为成功的“中国银行”几个字的题写。各有千秋,难评高低

郭沫若先生写的“故宫博物院”属于行书字体,上面我们也提到了李煜瀛先生的是颜体正楷,这两位书法大家都各有特点,我个人还是觉得李煜瀛先生的颜体正楷更工整一些,当然这仅仅是我个人的观点。也有人表达了这样的观点:郭沫若先生的行书题写也很苍劲有力,很容易就能看出郭沫若先生在书法领域的功底是十分扎实的。

从视觉效果上来看,郭沫若先生的行书似乎要远胜于李煜瀛先生的颜体正楷,而故宫博物院这种代表中国特色的历史性建筑,古牧尔先生的行书则要略胜一筹。我再来表达一下我的看法,如今我们眼前的北京故宫博物院,它有着明清600多年的历史,而故宫博物院先后进行了两次换匾,从历史传统上来看,李煜瀛先生题写的时间比较久远,而郭沫若先生题写相较于李煜瀛先生则年代比较接近,故而我认为,故宫博物院应该保留原来的牌匾,这样更显的悠久一些。

亮郎说

郭沫若先生的书法显得厚重拙朴,而厚重拙朴当中也透露着灵动飞逸;反观前者李煜瀛先生的书法,端庄严谨不说,而且在端庄严谨当中透露着一种肃穆凛然的感觉。所以身为后世人的我,并不能对这两幅书法作品评出高低,毕竟他们都是我国的书法大家,两幅作品也都很优秀。两位先生的书法作品各有千秋,如果非要评判出高低优劣来,那么这个评判标准我想是很难定下来的。有人也许会说,郭沫若先生的书法更胜一筹;反之,有人则会支持李煜瀛先生的颜体正楷。面对同一种事物的不同看法,出现两种不同的声音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我国古代遗留下来的优秀书法艺术,还是需要后代人继承并发扬的。

曹锟书法拍卖

起源鉴定云南造光绪元宝的要领,云南造光绪元宝图片

老版“云南省造光绪元宝”,1907年铸,库平七钱二分。“老版”是指币面上的“光绪元宝”四字及反面龙纹所占面积较“新版”大得多。此款在香港可宝拍卖有限公司2008年4月27日拍卖会上拍出过10万元的纪录。

“银元”或称“银币”,一直是许多珍藏家钟情的工具。银元是清末到民国时期的流通钱币,具有刊行广、品种多、制作细腻等特点,备受人们喜欢。

1907年、1909年云南---估价:RMB5,450,000---估价日期:2017-02-16

清末民初云南“湖北省造光绪---估价:RMB1,310,000---估价日期:2016-01-17

1907年、1909年云南---估价:RMB1,540,000---估价日期:2017-03-27

1907年、1909年云南---成交价:RMB5,210,000---成交日期:2017-03-09

1911年云南省造光绪宝-----成交价:RMB4,250,000---成交日期:2017-02-28

1911年新版云南省造光绪---成交价:RMB5,920,000---成交日期:2017-03-22

1911年新版云南省造光绪---成交价:RMB1,770,000---成交日期:2016-01-14

1911年云南省造光绪宝-----成交价:RMB4,890,000---成交日期:2016-01-10

银元具有艺术价值。币面上都刻有龙、花卉、旌旗、楼台、修竹、人物等的浮雕。光说龙纹就有飞龙、游龙、长须龙、短须龙、曲须龙之分;光绪以及辛亥时期的孙中山、袁世凯、黎元洪、曹锟、张作霖、唐继尧、段琪瑞等人物肖像都上过币面,雕工细腻,制作优异,艺术水平很高。币面上的字体也十分秀丽,如浙江省造的一种币面上的“光绪元宝”四字,就是浙江书法家陶浚宜所书的魏碑体,这款银币价值也特殊高。

1907年(光绪三十三年),铸造了纪重七钱二分、三钱六分和一钱四分四厘等版别的银币(俗称老版云南)。

1911年(宣统三年),铸造了一批减成色的新版“光绪元宝”(俗称新版云南),以供市面急用。

辛亥革命胜利后,云南造币厂停铸大银元专铸五角银辅币,且成色有所降低。

1912年(民国元年),军政府宣布将银币改“两”为“元”,铸造了一批银币。

1916年(民国五年),铸造了500多万枚五角和一角的银币。

同年,还开铸了一批纪念唐继尧任抚军长的银币,计有唐继尧的正面像和侧面像两种。

1917年~1919年(民国六年至八年),又相继铸造了大批唐继尧正面像纪念币。

1932年(民国二十一年),云南造币厂开铸了半元及二角的双旗银币。

关于曹锟书法(曹锟书法拍卖)的问题分享到这里就结束啦,希望可以解决您的问题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