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白书法字体(飞白书法欣赏),老铁们想知道有关这个问题的分析和解答吗,相信你通过以下的文章内容就会有更深入的了解,那么接下来就跟着我们的小编一起看看吧。

飞白书法字体(飞白书法欣赏)

飞白书法字体(飞白书法欣赏)

飞白书法是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它以其独具特色的风格和独特的艺术表达方式吸引了广大艺术爱好者的关注。飞白书法字体的整体感觉流畅自然,线条优美,给人以舒适愉悦的感受。

飞白书法的笔画流畅,有如飘动的云彩,给人一种轻盈飘逸的感觉。在书写过程中,每一笔每一画都经过精心的设计和构思,使得字体的每个部分都融入了独特的艺术元素,展现出了飞白书法的独特魅力。

飞白书法的字形规整,线条流畅,形状美观大方。每一个字都带有独特的艺术气息,给人以深深的艺术感受。不论是小字形还是大字形,飞白书法都能展示出其独特的魅力和艺术韵味,令人赞叹不已。

飞白书法的书写技巧独特,注重笔画之间的变化和衔接。在书写过程中,每一笔每一画都经过精心的把握和运用,使得字体的每个部分都能呈现出其独特的美感。飞白书法的变化多样,独特的线条和笔画赋予了字体以生动的形态,使得整个作品生动有趣。

飞白书法的字体风格独特,充满了艺术气息。每一个字都充满了表达者的个性和情感,使得书法作品更具生命力和艺术感染力。飞白书法注重形神兼备,追求艺术与技巧的完美结合,使得字体呈现出一种独特的魅力和艺术韵味。

飞白书法字体(飞白书法欣赏)引领着书法艺术的潮流,使越来越多的人体味到了书法的魅力和艺术的韵味。它以其独具特色的风格和独特的艺术表达方式,成为了当今书法艺术的瑰宝。无论是从书法的笔画、字形规整、书写技巧还是字体风格,飞白书法都能带给人们一种独特的艺术享受,令人心旷神怡。

飞白书法字体(飞白书法欣赏)

书法中所说的“飞白”的意思是:亦作“ 飞白书 ”。一种特殊的书法。相传东汉灵帝时修饰鸿都门的匠人用刷白粉的帚写字,蔡邕见后,归作“飞白书”。这种书法,笔画中丝丝露白,像枯笔所写。

飞白书法欣赏

书法中运用飞白,体现出一种艺术美。

运用飞白会产生笔画美。倘若飞白运用得好,有的笔画似流星划过苍穹,有的如快艇急驰水面,有的如悬崖瀑布飞纵,有的像织布细线伸展,有的若女子秀发随风飘动……真是千姿百态,美不胜收。

细观古代书家所运用的飞白,在其强烈的书法风格中都蕴含着怡人的笔画美:王羲之的飞白楚楚动人,王献之的飞白顾盼生姿,颜真卿的飞白酣畅纯厚,欧阳询的飞白严谨险劲,赵孟頫的飞白清丽秀逸,米芾的飞白痛快淋漓,怀素的飞白潇洒自如……

运用飞白可使单字增辉不少。单字中的飞白和其他笔画虚实相生,具有图画美,间或具有装饰美。有时,单字中的其他笔画写得平淡无奇,若恰当运用飞白,可使该字顿时抢眼;有时,飞白还可掩盖或挽救一字中不明显的败笔,收到转移着眼点的效果;有时,在单字的某竖画中恰当运用飞白,以求得相对稳定,达到欹不失正、正中寓欹的平衡效果。

上述飞白之美体现在一幅书法作品中,无不有利于产生整体美。整幅作品中的飞白,有的如山涧一泓清泉,清新自然;有的似花朵零星点缀少女衣裙,款款生情;还有的像孩童在母亲怀里玩耍,富有情趣,等等。在飞白的轻重徐疾中,可以反映出书写的节奏,这也是增强作品整体美的表现之一。

二、飞白之用

一般情况下,行书和草书中运用飞白较常见,楷、隶、篆书中用得较少。这种现象大概是由各种字体的笔画特点、作品的章法、书写的速度等因素所致。

单就笔画而言,飞白较多地用于竖、提、横画中,少用于其他笔画,这主要是由笔画形态、运笔过程和书写风格等决定的。至于飞白用在一字中的主笔还是次笔,要特别注意是否得当。有时在主笔中运用飞白,失当便失却重心,得当则有利于尽情施展笔画美;有时在次笔中运用飞白,失当会产生缺失,有失饱满,得当则起到点缀或装饰之美。

飞白一般用于笔画的中部或尾部,要求运笔自如,过渡自然。飞白的尾部,有回锋,有的露锋,一般视书写风格、速度、运笔等情况变化使用。

在一定中上笔与下笔相连处,或是上字的末笔与下字的首笔相连处,恰当运用飞白可增强一定的美感。但飞白牵丝要宽窄、长短得当,承接转合要自然而不失力度,并且要求飞白牵丝不宜过多。

三、飞白之忌

运用飞白作书,要求恰到好处,因此在书写过程中有诸多值得注意的地方。

一忌飞白出现单字起笔处或笔画的前端,或过多出现在一幅作品的首字。否则,整个字或整幅作品便失去气势,使得立起来的力量锐减,即不能造势。其原因是单字起笔处出现飞白有显散漫,也不合笔法规范;首字过多出现飞白则显轻浮,也不合章法。二者都违背了书法创作的一般规律。

二忌一字多飞白,即一般在字的一笔中出现飞白,少有两笔同时出现。倘若一字中过多出现飞白则导致笔画不实,有飘浮之嫌,其原因可能是在运笔过程中没有掌握好轻重徐疾,心(眼)到而手未到,没能控制好节奏。有些书写者故意追求多用飞白之美,这或许值得研究。

三忌整篇多飞白。整幅作品中过多运用飞白,易导致松散不实,气断而乏力。飞白在整幅作品中只能起点缀作用,以少胜多,以巧胜多,以精胜多,方可增强整体美。这就要求书写者在创作前充分做好整体考虑。而在具体创作过程中有所变化也是很正常的,那就看书写者的驾驭能力如何了。

四忌飞白过长。有人会问,古今书法名家中不是有将飞白拉得很长的例看待,那是风格的展现,是书艺已达到一定境界而情感自然流露的具体表现。一般书写者不要刻意去追求用过长的飞白凸现自我,要打好书法基本功,循序渐进,达到自然表现的最佳境界,方能将飞白运用得长短适宜、挥洒自如。

五忌飞白软弱乏力和不自然。仔细研究书写高手的飞白,均刚柔相济,多用中接,水到渠成,浑然一体,神采奇妙。这是习字者前进的方向和目标。

近代飞白体

据史料记载这种书写方法盛行于晋、唐、宋时代。并由历代书法师祖、书圣、及书法大家们极力推崇。蔡扈、王羲之父子、欧阳询、萧子云、唐宗宋祖等均苦练飞白体,其艺术成就影响深远。唐代李嗣真在《书后品》中这样介绍王羲之的飞白作品“其飞白也,犹夫雾谷卷舒,烟空照灼,长剑耿介而倚天,劲矢超腾而无地”。萧子云创造小篆飞白,意境飘然,妍妙至极。欧阳询飞白冠绝,峻于古人。唐太宗父子,一代女皇武则天都钟情于飞白的书写意境,那时朝野上下,墨子文人均苦练飞白书。这一盛况一直由宋太祖、太宗、仁宗的大力倡导,直至北宋达到了我国飞白书法史上的巅峰时期。从元、明、清至近代,飞白书势微,成为书道的绝学,传承者甚少,建国后更很少有人问津此书艺。

当今时代,文化复兴高潮迭起,百家争鸣。书法之道,艺术之境,戴亚民先生苦苦探索和追求着。他打开书法史虚掩的门,穿越千年的时空,去和先人对话,感悟共鸣,寻觅飞白行书体的苍古秀逸,创新与探究成为他的人生。 他把书法创新与艺术人生融为一体。仰学古人先圣之道,日暮苦练近人众长。他查找飞白书史的历史资料,完善字体结构的用笔和章法,他的足迹走遍了祖国大江南北,仙境灵山,他四处求学,谦卑受教。在繁星点点的夜晚,他深思冥想。在烈焰当头的正午,他挥毫墨疾,春华秋实,苦尽甘甜。在遥远的非洲大地上,他从当地部族的阿拉伯经文书写中受到启发,独具创新的把中国汉字字体结合外文的笔法韵味相容,突破了提、拉、顿、挫的传统书写手法,让飞白行书这一传统技法获得了新生!在上海世博会上,戴亚民先生所展出的飞白行书深深震撼了全场,大家用掌声及赞叹回报这位为书法艺术作出贡献的尊者,看他的现场挥毫,落笔黑白间,气贯长虹,丝丝飞白妙到毫厘,握笔生根,如蛟龙出海,苍劲力拔,行云流水间恍如敦煌飞天飘逸之境。清新淡雅之气倾倒众人,现场专家学者无不赞美感叹。戴亚民先生独创“戴氏飞白行书”,享有当代“飞白书第一人”的荣称。他的飞白书得其中国文化刚柔相济、奇正相间、阴阳和合之神髓。他用一根普通的毛笔最为形象地展示了书法“言有尽而意无穷”的飞白体势。点书艺术灵秀之气,笔墨豪情舒张自如,一幅幅经典作品,展现着他艺术之巅的大气从容和 对传统文化的不懈追求!

书法中的飞白

书法创作中的"飞白"是指在书法创作中,笔画中间夹杂着丝丝点点的白痕(个人比较爱称它为“沙笔”),且能给人以飞动的感觉,故称其为"飞白"。也叫飞白书。如宋黄伯思《东观余论》记载:"取其若丝发处谓之白,其势飞举为之飞。在书写中产生力度,使枯笔产生"飞白",与浓墨、涨墨产生对比,以加强作品的韵律感和节奏感。同时可利用"飞白"使书写显现苍劲浑朴的艺术效果,使作品增加情趣,丰富画面的视觉效果。当然书法的功力在"飞白"中也能充分体现出来。一般情况下,行书和草书中运用飞白较常见,楷、隶、篆书中用得较少。这种现象大概是由各种字体的笔画特点、作品的章法、书写的速度等因素所致。单就笔画而言,飞白较多地用于竖、提、横画中,少用于其他笔画,这主要是由笔画形态、运笔过程和书写风格等决定的。至于飞白用在一字中的主笔还是次笔,要特别注意是否得当。有时在主笔中运用飞白,失当便失却重心,得当则有利于尽情施展笔画美;有时在次笔中运用飞白,失当会产生缺失,有失饱满,得当则起到点缀或装饰之美。飞白一般用于笔画的中部或尾部,要求运笔自如,过渡自然。飞白的尾部,有回锋,有的露锋,一般视书写风格、速度、运笔等情况变化使用。在一定中上笔与下笔相连处,或是上字的末笔与下字的首笔相连处,恰当运用飞白可增强一定的美感。但飞白牵丝要宽窄、长短得当,承接转合要自然而不失力度,并且要求飞白牵丝不宜过多。学习书法,你会学会坚持,成功不是一蹴而就,是坚持不懈的日积月累。

欢迎关注【公众号:聪聪墨香屋】,和聪聪老师一起趣玩书法,通过写字成为更好的自己!

书法飞白技巧

书法飞白之浅见(书法研究专稿)书法飞白之浅见■文/段万义■飞白,《现代汉语词典》解释为:一种特殊的书法,笔画中露出一丝丝的白地,像用枯笔写成的样子。也叫飞白书。古今书法中少见也不提倡全用飞白作书,只是将飞白作为一种特殊的书写技法,运用到书法当中,使得文字墨色不一,笔画多变,虚实相融,增强艺术审美情趣,从而在视觉上产生冲击力、吸引力和感染力。也体现出书写者的功力深浅。笔者就飞白作一些浅显的分析理解,并请方家不吝赐教。一、飞白之美书法中运用飞白,体现出一种艺术美。运用飞白会产生笔画美。倘若飞白运用得好,有的笔画似流星划过苍穹,有的如快艇急驰水面,有的如悬崖瀑布飞纵,有的像织布细线伸展,有的若女子秀发随风飘动......真是千姿百态,美不胜收。细观古代书家运用飞白,在其强烈的书法风格中蕴含着笔画美。王羲之的飞白楚楚动人;王献之的飞白顾盼生姿;颜真卿的飞白酣畅纯厚;欧阳询的飞白严谨险劲;赵孟頫的飞白清丽秀逸;米芾的飞白痛快淋漓;怀素的飞白潇洒自如等等,各具风采,不一而足。运用飞白可使单字增辉不少。单字中的飞白和其他笔画虚实相生,具有图画美,甚或具有装饰美。有时,单字中的其他笔画写得平淡无奇,若恰当运用飞白,可使该字顿时抢眼;有时,飞白还可掩盖或挽救一字中不明显的败笔,收到转移美点的效果。有时,在单字中的某竖画中恰当运用飞白,求得相对稳定,奇不失正,正中寓奇,达到平衡美的作用。综合上述飞白之美,体现在一幅书法作品中无不有利于产生整体美。整幅作品中的飞白,有的如山涧一泓清泉流畅,使作品清新自然;有的似花朵零星点缀少女衣裙,使作品款款生情;还有的像孩童在母亲怀里玩耍,使作品富有情趣,等等。在飞白的轻重徐疾中,可以反映出书写的节奏,这也是增强作品整体美的表现之一。二、飞白之用飞白用于何处,才能产生美感?一般情况下,行书和草书中运用飞白较常见,楷、隶、篆书中用得较少。造成这种现象大概是由各种字体的笔画特点、作品的章法、书写的速度等因素所致。单就笔画而言,飞白较多地用于竖、提、横画中,少用于其他笔画,这主要是由笔画形态、运笔过程和书写风格等决定的。至于飞白用在一字中的主笔还是次笔,要特别注意是否得当。有时在主笔中运用飞白,失当便失却重心,得当则有利于尽情施展笔画美;有时在次笔中运用飞白,失当会产生缺失,有失饱满之弊,得当则起到点缀或装饰之美。飞白一般用于笔画的中部或尾部,要求运笔自如,过渡自然。飞白的尾部,有的回锋,有的露锋,那就视书写风格、速度、运笔等情况变化而使用。在一字中上笔与下笔相连处,或是上字的末笔与下字的首笔相连处,若需行笔牵丝,恰当运用飞白可增强一定的美感,但飞白牵丝要宽窄长短得当,承接转合要自然不失力度,并且要求飞白牵丝不宜过多。三、飞白之忌运用飞白作书,要求恰到好处,因此在书写过程中有诸多值得注意的地方。一忌飞白出现单字起笔处或笔画的前端,或过多出现在一幅作品的首字。否则,整个字或整幅作品便失去气势,使得“立”起来的力量锐减,即不能“造势”。其原因是单字起笔处出现飞白有显散漫,不懂笔法;首字过多出现飞白则显轻浮,不懂章法,都违背了书法创作的一般规律。二忌一字多飞白,即一般在一笔中出现飞白,少出现于两笔,这要视具体情形而定。倘若一字中过多出现飞白则导致笔画不实,有飘浮之嫌,其原因可能是在运笔过程中没有掌握好轻重徐疾,心(眼)到而手未到,不能控制其节奏。有些书写者故意追求多用飞白之美,这或许值得争议,但笔者不赞成。三忌整篇多飞白。整幅作品中过多运用飞白,易导致松散不实,气断而乏力。飞白在整幅作品中只能起点缀作用,以少胜多,以巧胜多,以精胜多,方可增强整体美。这就要求书写者在创作前充分作好整体考虑,而在具体创作过程中有所变化也是很正常的,那就看书写者的驾驭能力如何了。四忌飞白过长。有人质疑,有些古今书法名家不是有将飞白拉得很长的例子吗?不错,对此需要作特例看待,那是书法名家们的风格展现,是他们的书艺已达到一定的境界而情感自然流露的具体表现。有的奔放豪迈,有的婉约连绵,有的雄姿英发,有的老成稳重,有的锋芒锐利,有的温文尔雅,等等。一般书写者不要刻意去追求用过长的飞白突现自我,要打好书法基本功,循序渐进,达到自然表现的最佳境界,方能将飞白运用得长短适宜,挥洒自如。五忌飞白软弱乏力和不自然。仔细研究书写高手的飞白,刚柔相济,多用中锋或侧锋行笔,与其他笔画自然过渡承接,水到渠成,浑然一体,神采奇妙。这是习字者前进的方向和目标。

书法中的飞白写法

分类: 娱乐休闲 解析: 明知错误,故意仿效其错以达到滑稽、增趣目的的修辞手法叫“飞白”。飞白可以是记录或援用他人的语言错误,也可以是作者或说者自己有意识的写错或说错一些话,以求得幽默效果。就使用的语言因素而言,飞白又可分为语音飞白、文字飞白、词语飞白、语法飞白和逻辑飞白。语音飞白利用的是各种不准确的语音,如口吃、咬舌、方言。如:“这这些些都是废话”,又有一个学者口吃的说,立即把鼻尖涨得通红,“你们是受了谣言骗的。其实并没有所谓禹,‘禹’是一条虫,虫虫会治水吗?我看鲧也没有的,‘鲧’是一条鱼,鱼鱼会治水水水吗?”他说到这里,把两脚一蹬,显得非常用劲。 鲁迅:《理水》宝玉黛玉正说着,只见湘云走来笑道:“爱哥哥,林姐姐,你们天天在一处玩,我好容易来了也不理我一理儿!”曹雪芹:《红楼梦》前一例中的“这这些些”、“虫虫”、“鱼鱼”和“水水水”是摹写的一个学者的口吃;后例的“爱”则是“二”音咬舌的结果,若旁人听来,就很可笑。文字飞白利用的是文字使用上的错误。例如文革中的一例笑话:不学无术的“四人帮”的爪牙陈阿大作报告,将秘书起草的发言稿“我们要大干、苦干加巧干”这句话的“巧干”念成了“23干”。台下哄堂大笑,陈竟发挥说:“23干是新生事物,什么叫23干,就是12分地力量,12分不够,还要加一倍枣24,留有余地23。……”会后,陈对秘书说:“你的稿子写得很不错,就是忘了解释什么是23干。幸亏我补上了。”将“巧干”认成“23干”,在大庭广众之下且不察而加以谬解,其荒唐可笑场面可想而知。词语飞白利用的是用词上的错误。例如:地主刘石甫在太原混了几天,学了一套官腔:“我们的中央军‘进行’到我们‘原籍’来了……,我们的 *** 又都‘秩序’了……,大家要严重地听!”赵树理:《灵洞泉》在赵树理笔下,“进发”、“家乡”、“恢复统治”和“严肃”,分别被飞白成“进行”、“原籍”、“秩序”和“严重”,生动而有力地暴露了土财主的无知可笑。语法飞白则利用的是语法关系上的错误:老包把眼镜放到那张条桌的抽屉里,嘴里小心地试探着说:“你已经留过两次留级,怎么又……”张天翼:《包氏父子》将“留过两次级”说成“留过两次留级”,动宾搭配不当,也令人发笑。逻辑飞白不是对语言各要素本身的飞白,而是对缺乏逻辑根据的无稽之谈的利用。例如: 赵七爷……接着说:“狠棒打人,算什么呢。大兵是就要到的。你可知道,这回保驾的是张大帅,张大帅就是燕人张翼德的后代,就有万夫不当之勇,谁能抵挡他!”鲁迅:《风波》如果诸种飞白综合出现,其喜剧效果更为显著。据传,三十年代的山东省主席韩复渠在齐鲁大学一次校庆大会上作过这样一篇“训辞”,其真伪固有待考证,然文辞之滑稽却是非常明显的:诸位,各位,在齐位:今天是什么天气?今天是演讲的天气。开会的人来齐了没有?看样子有五分之八啦,没来的举手吧!很好,很好,都到齐了。你们来得很茂盛。敝人也实在是感冒。……今天兄弟召集大家,来训一训,兄弟有说得不对的地方,大家应该互相谅解,因为兄弟和大家比不了。你们是文化人,都是大学生、中学生和留洋生。你们这些乌合之众是科学科的,化学化的,都懂七八国英文。兄弟我是大老粗,连中国的英文都不懂。……你们是从笔筒里爬出来的。兄弟我是从炮筒里钻出的,今天到这里讲话,真是使我蓬壁生辉,感恩戴德。其实我没有资格给你们讲话,讲起来嘛就像……就像……对了,对牛弹琴。今天不准备多讲,先讲三个纲目。蒋委员长的新生活运动,兄弟我双手赞成,就是一条,“行人靠右走”着实不妥,实在太糊涂了,大家想想,行人都靠右走,那左边留给谁呢?还有一件事,兄弟我想不通,外国人在北京东交民巷都建了大使馆,就缺我们中国的。我们中国为什么不在那儿建个大使馆?说来说去,中国人真是太软弱了!(韩进校时见学生在进行篮球赛,此时,他因此而痛斥总务处长)要不是你贪污了,那学校为什么这样穷酸?十来个人穿着裤衩抢一个球像什么样子,多不雅观!明天到我公馆再领笔钱,多买几个球,一人发一个,省得你争我抢。引自《演讲与口才》

END,关于“飞白书法字体(飞白书法欣赏)”的具体内容就介绍到这里了,如果可以帮助到大家,还望关注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