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大家好,今天来给您讲解有关宋代书法大家(对兰亭序的赞赏)的相关知识,希望可以帮助到您,解决大家的一些困惑,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宋代书法大家对兰亭序的赞赏

宋代书法大家(对兰亭序的赞赏)

在宋代,书法成为了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并且这个时期诞生了许多杰出的书法大家。最为著名和受到广泛赞赏的就是王羲之的《兰亭序》。这篇杰作不仅在当时引起了轰动,而且至今仍被人们所推崇和赞美。

《兰亭序》是王羲之的代表作之一,也是中国书法史上最为著名的作品之一。它以楷书的形式写成,用笔流畅、结构平衡,充满了艺术感染力。这篇序言描绘了王羲之在兰亭举办洗尘游宴的场景和心情,通过字里行间传递了他对人生的思考和感悟。王羲之的书法风格独特而瑰丽,给人一种美的享受,在当时广受赞赏。

宋代书法家对《兰亭序》的赞赏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他们喜爱王羲之的笔法和用字。王羲之的字体优美而大气,把“书法”发挥到了极致,无论是纵横结构还是笔画的使用都非常出色,给人一种视觉上的冲击力。他们赞赏《兰亭序》背后的意境。王羲之通过字体的运用,使人们能够感受到作者内心的深情和对人生的思考,这种意境的营造也是王羲之书法传世的重要原因。他们认为《兰亭序》是王羲之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发扬。王羲之通过对传统文化的借鉴和发展,使得这篇序言更具有文化的深度和独特的韵味。

在宋代,书法被视为一种高雅而崇高的艺术形式,因此对于《兰亭序》的赞赏也是从这个角度出发的。它不仅被书法界所推崇,还得到了文人雅士的广泛赞赏。这篇作品使得王羲之成为了当时最为著名的书法家之一,并且为后来的书法家提供了很大的启示和借鉴。

《兰亭序》是中国书法历史上的经典之作,也是宋代书法大家最为喜爱和推崇的作品之一。它以其独特的艺术风格、深邃的意境和对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发扬而成为了古代书法的瑰宝。无论是在当时还是在现代,它都代表了中国书法的巅峰之作。

宋代书法大家(对兰亭序的赞赏)

北宋四大书法家(苏轼、米芾、黄庭坚、蔡襄)

1、苏轼(公元1036-1101年),字子瞻,自号东坡居士,眉州眉山(今属四川省)人,官至端明殿翰林侍读学士、礼部尚书,谥文忠,诗、文、书、话俱为大家,与黄庭坚,米芾,蔡襄(一作蔡京)并称书法史上的“宋四家”。

幼学王羲之,后习颜真卿,杨凝式,笔圆韵胜,天资焕发,亦擅画竹石古木,自写胸臆,妙的形似,天趣盎然,著有《东坡全集》、《东坡题跋》。2、米芾(1051—1108)是北宋著名大书画家、鉴藏家。字元章,号鹿门居士、襄阳漫士、海岳外史。祖籍太原,后迁居襄阳,人称“米襄阳”。

宣和年间为徽宗赵佶召为书画学博士。米芾能诗善文,书画尤具功力。篆、隶、行、草、楷各体皆能,行草造诣尤高。他自称“刷字”,是指他用笔迅疾而劲健,尽兴尽势尽力,追求“刷”的韵味、气魄、力量,追求自然。

他的书法作品,大至诗帖,小至尺牍、题跋都具有痛快淋漓,欹纵变幻,雄健清新的特点,快刀利剑的气势。苏轼称米芾书法“风樯阵马,沉着痛快,当与钟王并行,非但不愧而已。”其传世墨迹主要有《苕溪诗卷》、《蜀素帖》、《方圆庵记》、《珊瑚帖》等。3、黄庭坚(1045--1105),字鲁直,号山谷道人。江西修水人,出生于诗书之家,只有纵览六艺,博学多闻,治平年间中进士。

“苏门四学士”之一。政治上与苏共进共退,屡遭贬谪。以文学著称,追求奇拗诗风,开创江西诗派,影响很大。尤以书法为世所重。为宋四家之一,是宋书尚意的重要人物。

苏书尚天趣,黄书尚韵味;黄书结体而取纵势。与苏轼一起将宋代书法的人文气推向高峰。黄庭坚书法的最大特点是重“韵”,持重风度,写来疏朗有致,如郎月清风,书韵自高。

他的行书,如《松风阁》,《苏轼寒食诗跋》,用笔如明代冯班《钝吟杂录》所讲:“笔从画中起,回笔至左顿腕,实画至右住处,却又跳转,正如阵云之遇风,往 而却回也。”4、蔡襄(1012-1067),字君谟,福建仙游人,官至端明殿学士。北宋书法家,“宋四大家”之一,书法史上论及宋代书法,素有“苏、黄、米、蔡”四大书家的说法,他们四人被认为是宋代书法风格的典型代表。

“宋四家”中,前三家分别指苏轼(东坡)、黄庭坚(涪翁)和米莆(襄阳漫士)。宋四家中,蔡襄年龄辈份,应在苏、黄、米之前。

从书法风格上看,苏武丰腴跌宕;黄庭坚纵横拗崛;米芾俊迈豪放,他们书风自成一格,苏、黄、米都以行草、行楷见长,而喜欢写规规矩矩的楷书的,还是蔡襄。

蔡襄著作的《茶 录》是《茶经》后又一部重要的茶叶专著,是论述宋代茶文化的名著。译成英文、法文,传播国外。另有《荔枝谱》,是世界上最早的一部果艺栽培学专著。著有 《端明集》(亦称《蔡忠惠集》)传世。

宋代书法:

从公元960年至1279年,三百多年间,书法发展比较缓慢。宋太宗赵光义留意翰墨,购募古先帝王名臣墨迹,命侍书王著摹刻禁中,厘为十卷,这就是《淳化阁帖》。

”凡大臣登二府,皆以赐焉。”帖中有一半是“二王”的作品。所以宋初的书法,是宗“二王”的。此后《绛帖》、《潭帖》等,多从《淳化阁帖》翻刻。这种辗转传刻的帖,与原迹差别就会越后越大。所以同是宗王从帖,宋人远逊唐人。所以一些评家以为帖学大行,书道就衰微了。

这是宋代书法不景气的原因之一。其次如米芾《书史》所指出的“趋时贵书”也造成了宋代书法每况愈下。米芾分析说:“李宗锷主文既久,士子皆学其书。肥扁朴拙。

以投其好,用取科第,自此惟趋时贵书矣。”宋室南渡之后,如《书林藻鉴》讲:“高宗初学黄字,天下翕然学黄字;后作米字,天下翕然学米字;....盖一艺之微,苟倡之自上,其风靡有如此者。”

在这种风气笼罩之下,书法家能够按自己对书法艺术的理解去继承,革新的就不太多了。此宋代书法不十分景气的原因之二。帖学大行和以帝王的好恶,权臣的书体为转移的情势,影响和限制了宋代书法的发展。

其著名代表书家有: 蔡襄、苏轼、黄庭坚、米芾四大家。四家之外,宋徽宗赵佶独树一帜,亦堪称道。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宋代书法

宋代书法大家苏黄米蔡中的苏是指

宋代书法有苏黄米蔡四大书法家,其中苏黄分别是苏轼、黄庭坚。苏轼天然,黄庭坚劲健,米芾纵逸,蔡襄蕴藉,各具仪态,堪称精品。宋四家广汲晋唐遗蕴,锐意革新,各具所长。

从书法风格上看,苏轼丰腴跌宕,天真烂漫;黄庭坚纵横拗崛,昂藏郁拔;米芾俊迈豪放,沉着痛快。他们都善学古人又富于创新精神,书风自成一格,时人推崇备至,列于四家,向无异议。一般认为所谓蔡是指蔡襄(君漠),他的书法取法晋唐,讲究古意与法度。但亦有人认为是蔡京,究竟指谁,却历来就有争议。

宋代书法大家苏黄米蔡中的苏是指苏轼

首先说一下,四个人的顺序,史书上记载通常为苏黄米蔡,指的是苏东坡、黄庭坚、米芾、蔡襄(本为“蔡京”,奸臣,因其人品不好改为蔡襄。)1、苏东坡书法艺术特点:苏轼书法分为早、中、晚三个时期:早年姿媚、中年圆劲、晚年沉著。早期代表作为《治平帖》,笔触精到,字态妩媚。中年代表作为《黄州寒食诗帖》。元朝鲜于枢把它称为继王羲之《兰亭序》、颜真卿《祭侄稿》之后的“天下第三行书”;。晚年代表作有行书《洞庭春色赋》、《中山松醪赋》等,此二赋以古雅胜,姿态百出而结构紧密,集中反映了苏轼书法“结体短肥”的特点。其最晚的墨迹当是《与谢民师论文帖》(1100年)。2、黄庭坚书法艺术特点:大字行书凝练有力,结构奇特,几乎每一字都有一些夸张的长画,并尽力送出,形成中宫紧收、四缘发散的崭新结字方法,对后世产生很大影响。在结构上明显受到怀素的影响,但行笔曲折顿挫,则与怀素节奏完全不同。在他以前,圆转、流畅是草书的基调,而黄庭坚的草书单字结构奇险,章法富有创造性,经常运用移位的方法打破单字之间的界限,使线条形成新的组合,节奏变化强烈,因此具有特殊的魅力,成为北宋书坛杰出的代表,3、米芾书法艺术特点:米芾的书法,早年师法欧阳询、柳公权,字体紧结,笔画挺拔劲健;中年以后摹魏晋书法,尤得力于王羲之、王献之父子。其体势展拓,用笔浑厚爽劲。自谓为“刷字”。米芾的书法理论著作有《书史》、《海岳名言》和《海岳题跋》。米芾著《画史》1卷,是国画鉴评著作。 4、蔡襄书法艺术特点:蔡襄书法浑厚端庄,淳淡婉美。展开蔡襄书法作品,突然感觉有一阵春风吹面,让人充满温暖。蔡襄写字如行云流水,收放合度,得心应手,极尽自然。蔡襄的字“容德兼备”。在书法中蔡襄写出了自己的性情与气节。蔡襄书法在他在世时就受人推崇备至,极负盛名。苏东坡认为蔡襄的字“心手相应,变态无穷”,有翔龙舞凤之势,是宋朝第一。

宋代书法大家米芾

《韵语阳秋》卷14载:“元章始学罗逊书,其变出于王子敬。”“《襄阳学记》乃罗逊书,元章亦襄阳人。始效其体至于笔换万钧,沉着痛快处,逊法其能尽耶?”《襄阳县志·古迹》:“襄州新学记碑:贞元五年卢群撰,罗让行书。……罗让字景宜,……让书襄阳学记最有名。米元章始效其作,后乃超迈入神耳。宋人避英宗本生于濮安懿王讳,故或称罗逊”。米芾《群玉堂米帖》自叙云:“余初学颜书,七、八岁作字,至大一幅,书简不成。”由此知,米芾是七、八岁时开始学习书法、启蒙老师是襄阳书家罗让(或称罗逊)。

翁方纲《米海岳年谱》:“五年庚子,手帖云:余年十岁,写碑刻,学周越、苏子美扎,自成一家,人谓有李邕笔法,闻而恶之。”“五年庚子”,即宋仁宗嘉佑五年(1060年)。

至于徒弟,我知道他有唯一的女徒弟:唐双儿

对兰亭序的赞赏

名家评价金圣叹《天下才子必读书》卷九:“此文一意反复生死之事甚疾,现前好景可念,更不许顺口说有妙理妙语,真古今第一情种也。”[4] 李兆洛《骈体文钞》卷二十一:“雅人深致,玩其抑扬之趣。”[4] 吴楚材、吴调侯《古文观止》卷七:“通篇着眼在死生二字。只为当时士大夫务清谈,鲜实效。一死生而齐彭疡,无经济大略,故触景兴怀,俯仰若有余病。但逸少旷达人,故虽苍凉感叹之中,自有无穷逸趣。”[4] 浦起龙《古文眉诠》卷四十二:非止序禊事也,序诗意也。修短死生,皆一时诗意所感,故其言如此。笔情绝俗,高出选体。[4] 余诚《重汀古文释义新编》卷七:因游宴之乐,写人生死之可悲,则兰亭一会,固未可等诸寻常小集。而排斤当日竟尚清谈;倾惑朝廷者之意,亦寓言下。林西仲谓古人游览之文,亦不苟作如此。信非诬也。至其文情之高旷,文致之轻松,更难备述。[4]

关于宋代书法大家(对兰亭序的赞赏)的问题分享到这里就结束啦,希望可以解决您的问题哈!